吉誠網

首頁 > 紡織皮革 > 沿海體育用品企業逐漸把訂單轉移到贛、豫一帶

沿海體育用品企業逐漸把訂單轉移到贛、豫一帶

>>編輯:吉誠網
體育用品企業只有借助不同于大品牌的營銷手段,才可能為企業贏得更多的生存空間。

  “又走了一筆大單,他們把訂單放到江西去了,今年買賣實在是太難做了。”日前,石獅一家體育用品貼牌企業的生產負責人林總監無奈地搖了搖頭,雖然他們把接單條件一降再降,但這家國內知名的品牌體育用品制造企業還是把訂單移走,“這一單的價值就有數百萬元”。

  隨著阿迪達斯以及安踏先后發布了半年業績報告,其中阿迪達斯大中華區半年收入同比增長37%,達5.52億歐元(約合人民幣50.5億元),安踏的銷售額為44.5億元,同比增長22%,“很明顯,國內體育用品生產企業趕超耐克、阿迪達斯的步伐加快。”日東升體育用品公司總經理董鴻龍認為,李寧、安踏等國內體育用品第一集團的代表企業在國內市場已經和耐克和阿迪達斯分庭抗禮,而且市場份額逐年攀升。按照安踏的計劃,至今年年底,安踏店、運動生產系列店、兒童系列店及FILA店將分別增至8200家、1100家、600家以及300家,總量超過1萬家。據了解,不僅僅是安踏,特步、鴻星爾克、喬丹、361°等福建運動品牌今年的走勢都不錯,“雖然業績還沒公布,但從目前所了解的情況看,他們今年的增長率都會超過15%。”業內人士方先生認為,這些大品牌的增長,對大多數石獅體育用品制造企業而言是好消息,“但也不一定全是好事”。

  相對于晉江,石獅自主運動品牌數量少,而且影響力也較小,大多數體育用品制造企業充當著給大品牌貼牌的角色,但隨著近年來沿海地區各項成本尤其是勞動力成本的增加,石獅貼牌的優勢似乎只有產業鏈完整這一項,隨著大品牌銷售額的逐年提升,產品銷量的與日俱增,他們需要的貼牌商越來越多。在同等條件下,如何把成本最低化,成了這些大品牌在未來競爭中最大的影響因素,“所以,石獅很多單靠貼牌的企業肯定會被勞動力成本更低的中西部企業所代替。”方先生介紹,石獅一些體育用品制造企業也開始把一些訂單轉移到江西、安徽以及河南。

  雖然中國體育用品市場龐大,但隨著品牌影響力的作用日益凸顯,留給中小體育用品制造企業的機會和市場是越來越小,尤其當耐克、阿迪達斯宣布進軍三、四線城市并計劃力推適合中國消費者的中低端產品之后,石獅品牌體育用品制造企業生存的空間更小,“只有借助不同于大品牌的營銷手段,才可能為企業贏得更多的生存空間。”靈秀一家體育用品生產企業的蔡副總說,在“央視+代言”效果不再明顯的時候,相對較弱的石獅體育用品制造企業只能靠“不走尋常路”的營銷機會,尋找屬于自己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