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誠網

首頁 > 皮革風尚 > “中國鞋都”厚街的陣痛

“中國鞋都”厚街的陣痛

>>編輯:吉誠網
厚街有“中國鞋都”之稱,鞋業是該鎮的特色產業。三屯村是厚街鎮遠近聞名的富裕村,這個有著2603人的村子,2007年村組可支配收入總額為1.2328億元,排名全市第13位。然而也就是這樣一個富裕村,卻在東莞產業升級轉型中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其收入來源100%靠廠房租金,而這些工廠,7成又是當下最困難的鞋企。

今年3月省委書記汪洋到東莞調研首選村就是三屯。三屯現有的富裕和面臨的現實問題,也逐漸換來包括村委會在內的人們的思考,這種富裕是否能夠持續下去?

個案·村集體

集體經濟影響不大最擔心連鎖反應

“我們的集體收入100%都是靠收租金。”三屯村村委書記尹宇宙告訴記者。據了解,三屯村共有30家企業,涉及的行業主要包括制鞋、電子和制衣幾大塊,而制鞋廠則占7成。

據厚街鎮外經辦統計,去年厚街鎮外資企業終止了54家,其中正常停產結業37家、轉為三資企業5家、遷移1家,這些終止的企業當中,又以制鞋、家具和五金居多。根據村委會統計,去年至今全村倒閉的中等規模企業兩家,搬遷一家(主要原因是地方不夠用)。在這當中,一家倒閉廠房再招商引進了一家鞋廠。

尹宇宙告訴記者,去年雖然面對一些調整的困難,但是集體經濟并沒有受到影響。盡管如此,村委會還是警覺起來。對于一個以租金作為主要甚至是唯一收入來源的村集體來說,此時最令人擔心的除了企業的發展前景外,還有企業變動帶來的連鎖反應,這包括對商鋪、出租屋等第三產業的發展。

記者看到,分布在三屯中心廣場周圍都是一些由出租屋一樓改造而成的商鋪,坐落在三屯的中心區域一座中檔住宅樓盤底層也都是商鋪設計。據三屯村委會介紹,現在出租屋、商鋪價格并沒有出現明顯的松動跡象,但預計今年的形勢比去年要嚴峻一些。

而在廠房租金上,記者了解到,目前三屯村的廠房出租價格整體維系在10元/平方米,與整個厚街鎮的水平相當,實際上也是穩中有降。

引入高新技術企業不容易

沿著三屯廣場右邊的一條馬路,我們進入了該村一個老工業區。當問及路人附近有哪些廠子倒閉時,他們幾乎都指向一個叫連江的中小型鞋廠,這個工廠已經閑置了將近半年。但是,對于那些倒閉了又馬上招商進來的工廠,大家也就逐漸淡忘了以前那家工廠的存在。

三屯村委會去年就處理了這樣的鞋廠,這家鞋廠物業產權屬于村委會,去年老板突然走了,留下一群沒有領到最后工資的員工,一方面村委會要作為產權人妥善解決好勞資糾紛,另一方面還得重新物色新的租客。“幸好工廠里面所有的設備、水電設施、空調都有,因此我們清理了一下,很快就找到另一家鞋廠進來了。”一位村委會的工作人員說。也正是通過這樣的再招商,村委會在這家逃匿工廠上的損失也很快得到彌補。

伴隨著東莞市政府近幾年提出的“招商選資”思路,村委會也意識到上面這種“救火”的辦法不長遠。引進一些技術含量高的企業才是提高全村企業生命力的根本所在。為此,最讓三屯村委會滿意的一個項目還是剛剛進來的一個韓國顯示器廠。“這家企業無論從管理水平還是實力上,都是不錯的。”一位參與招商的村委會干部說,同時他也坦言:“我們都想提高一些高科技、低耗能的企業,只是要把這些企業引進來不是件易事,去年就有兩個項目沒有談成。”

擬通過股份制二次開發舊廠房

跟厚街以及東莞那些早批發展起來的村子一樣,三屯村土地利用空間已是極限。“現在全村除了農田保護區,基本上已經沒有其他土地了。”尹宇宙說。

即使沒有土地,接下來還是要發展。根據三屯村委會的思路,接下來就是要整合一些小工廠,然后通過股份制的合作形式,由六個村民小組來完成舊工廠的重新整合開發。在二次開發廠房上,會更加偏向按照電子廠的規格來進行修建,設計上力求電子廠和制鞋廠都能用。

此外,村委會也把第三產業作為帶動村集體經濟向前發展的另一條腿。“退二進三”這個概念也在鎮村產業升級中被頻頻提起。記者了解到,現在三屯村廠房租金是在10元/平方米,而在厚街鄰近其他經濟稍弱點的鎮區,廠房租金已經下滑到了8元/平方米。但是三屯村近街廠房改作商鋪用途的出租價格則飆升50%,達到15元/平方米,靠近莞太大道等好地段價格更高。為此,三屯村委會想將一些具備商業發展潛力的工廠逐步轉型成為商鋪。

在三屯村村委會辦公樓二樓,一個醒目的“加工辦”牌匾掛在樓口處,這個“加工辦”被省外經貿廳廳長梁耀文稱為全省外經系統最基層的一個部門,主要是幫助本地企業協調工商、稅務、海關以及招商等多個方面的問題。

個案·企業

琪勝鞋廠逐漸放棄國外加工

如果要全面解析三屯村在制鞋產業,以及由于這個產業變化給集體經濟帶來的影響,接下來何去何從,就必須找到本地一家極具代表性的企業。在以外商投資企業居多的三屯村中,由三屯村人自己開辦、從事自有品牌開發生產的琪勝鞋業無疑是整個村制鞋企業中的一朵奇葩。

4年前開始謀轉型

琪勝鞋業是在2004年遷入三屯村工業區,這棟位于港口大道旁5萬平方米的現代工廠,與剛剛引進的韓國普光顯示器制造廠相鄰,成為三屯村新建廠房的標志之一。如今,琪勝鞋業也成為東莞全市產業升級的試點之一。

琪勝鞋業董事長尹積琪告訴記者,他1988年開始做鞋那時琪勝鞋業還只是承接別人工廠發包下來的訂單,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自己開始接海外訂單。從2004年開始,琪勝鞋業逐漸轉型,把目標瞄準國內高檔男鞋市場,開始逐漸放松加工貿易這塊,一邊投入大量資金進行研發,一邊調查了解國內市場,布局國內銷售網絡。

不惜成本學技術

“自己搞研發難度很大。從2004年到現在,我們一直在交學費。”據介紹,琪勝鞋業的技術、原材料和設備都是從國外引進,為了學到意大利皮鞋制造的優秀技術,公司通過發包給意大利工廠進行加工,然后通過這種合作關系去學習國外工廠的先進技術和設計理念。“這當中我們付出了很多。”

為此尹積琪也總結出了一條規律,如果真想做精品,就要舍得投入。為此,他很坦白地告訴記者:“在‘開源節流\\\’中,我只能更多的選擇開源。”

琪勝鞋業在國內銷售的“迪寶”男鞋零售單價平均賣到了1000元/雙,屬于絕對的一線價格。對于這類高端男鞋市場,尹積琪在“開源”上面也是做足功夫,從國內鞋子銷售的產品特點、服務、促銷策略、渠道以及經營模式等方面著手調研,并且專門針對國內市場同檔次的企業進行學習研究。也就是從2004年開始,琪勝鞋業開始向全國一級市場撒網,目前已經在全國1/3以上的省會及一級城市開設專賣店。

從生產型轉向品牌型企業

“我們接下來不會再擴大工廠的范圍了。”尹積琪說,“現在我們的目標是從生產型的企業逐步轉變成品牌型的企業。我們接下來的發展重點就在研發、銷售網絡和品牌包裝三大方面。”

尹積琪的目標很明確,此外他還強調琪勝鞋業將逐步放棄海外加工市場,目前也只保留了部分生產能力。其告訴記者,從去年年初開始,他也明顯感覺鞋產業的危機,但是現在企業遇到問題都是一樣的,既然不能改變環境就只能改變企業自身。“危機能夠提高我們對市場變化的敏感度。”尹積琪說。接下來,他還想把設在廣州的營銷總部逐步搬回三屯村,“畢竟這里是大本營,整合在一起更加方便。”

焦點

村集體利益和產業升級間矛盾怎樣協調?

三屯村僅僅是厚街的縮影。根據厚街外經辦統計,厚街勞動密集型企業大概占60%。據了解,厚街部分村在不賺錢的情況下,還是要花大氣力吸引、留住些企業。此外,市、鎮、村一級又要把效益低、污染大的產業轉移,騰出空間給高新技術的優勢企業。那么如何協調兩者之間的矛盾?

開掘村商業土地的價值

怎么克服?厚街鎮委書記黎惠勤說,現在村級的工業數量已非常多,在實施轉型的過程中,每個村都篩選出產品競爭力強、企業規模大、經濟效益好的企業出來,鼓勵它擴展。在此基礎上,再把規模小、效益低的企業轉移出去,騰出空間給效益高的企業。

另外,厚街人口密度大,商業發展很有市場。據了解,現在厚街鎮的廠房租金在下跌,平均在10元/平方米左右,而發展商業光是土地租金就達幾十元/平方米。這體現出發展工業和商業的價值不同,在該層面上,盡量讓村組經濟不受太大沖擊,這種困難是可以在轉型中慢慢克服的。

限制低端廠房建設

市經貿局局長陳桂明說,東莞目前產業布局散亂,集中度低是制約產業升級的一大阻力,以鎮村為主體的招商引資格局導致了招商引資隨意性大。低端廠房的無序建設怎樣才能有效得到控制?怎樣全面系統地發掘具有轉型潛力的企業?從村一級入手是個有效的辦法。

目前厚街各村將對各村企業、廠房、土地資源等進行摸底,并且將要制定措施,嚴禁低端廠房的無序建設。據了解,上月全市確立了五個產業升級試